若倒数第一退市,谁又能安守甘肃市场?

首页

2018-10-29

享誉世界的波尔多葡萄酒,对于中国大众消费者来说,始终是一个模糊的概念。

区域品类的共同性让他们一荣俱荣,却也同时失去了部分自我,被打上了统一的标签。

同样,在中国白酒生产上,区域白酒的发展也面临了诸多这样的问题。

甘肃白酒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

首先它在历史渊源上不如中国其他白酒省份,当大众提及甘肃白酒时,对于品牌概念是十分模糊的。

其次,甘肃品牌大多在本地运作,很难在人口密集的消费市场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当然,当今社会白酒企业的业绩也不再单单只代表了生产能力与否,更有可能是金融资本业的谈资,在中国上市的十九家白酒企业中,茅台无论是自身在酒行业的地位,还是在金融圈中的口碑都无可厚非的拔得头筹。

有第一名领头,自然也会有最后一名掉队。 有业界人士认为,今年将是决定皇台酒业去留的关键一年。

近日,皇台酒业发布2018年中期业绩预告,在截至6月底的上半年,皇台预计将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400万元至-2800万元,同比下降%至%,预计期末净资产为-万元至-万元。 面对两年亏损与不断激增的负面消息,让这家甘肃上市公司常年徘徊在中国酒业上市公司的吊车尾的最后一名。

而皇台的在资本市场的表现,也另在同一区域的白酒品牌形象被拉低。

显然最为最后一名的皇台一副虱子多了不怕咬的态势,让舆论的话题也在翻不出新的花样,但是,如果最后一名吊车尾拉稀没来,那么荣登新倒数第一的,一定是在原本排位在后几名的。 虽然目前并没有全部的上半年数据来做一下排名,但面对皇台的失利,同属一个地域的白酒企业,似乎也成为了众矢之的。 在中国白酒品牌化和资本化的大背景下,白酒行业呈现出挤压式增长。

过去一年,皇台酒业的市场进一步向甘肃省内收缩。

2017年,该公司省内销售占比为%,省外市场为%,国外出口为6%。 而同样作为甘肃的另一家上市企业,金徽酒业似乎也是将品牌侧重市场布控在甘肃本地,数据显示2016年和2017年,金徽酒在甘肃省内的销售收入比重分别为%和%,严重成为依赖甘肃省内市场。

表面上来看,皇台酒业退市已成必然,金徽酒业在这场本埠市场中可享渔翁之利,而这也正符合金徽一直以来希望深耕当地市场的初衷。 曾有金徽高管表示,金徽酒的战略目标定位的是西北市场,明确了不进行全国化扩张的战略。 但得江山容易,守江山难。 不容忽视的是,随着白酒行业的品牌消费集中度不断加深,行业呈现出向高品质、大品牌转变,金徽酒一方面需应对国内一二线知名品牌的不断渗透,另一方面,省内市场毕竟空间有限,同时还面临省内诸如红川、武酒、汉武御等多家地方酒企虎视眈眈,能扛起代表一个地域酒的大旗并非易事。

唇寒齿亡,这件事,正在甘肃市场上悄然酝酿。

作为继皇台之后甘肃当地酒业上市品牌,不可否认的是,金徽在甘肃周围存在着诸多有实力的对手,例如新疆的伊力特、青海的青青稞酒、内蒙古的河套酒业等。 这些企业也许无法撼动上市公司排名前五的各家名酒,但足有能力将对手保送进吊车尾阵营。

从产品体系来看,2017年数据显示,金徽每瓶40元以下的低档白酒占10%,每瓶40元以上的非大众白酒占90%,产品结构升级明显。

当然我们抛去市场发展,例如成本的提升所带来的产品升级的必然。 而仔细想一下,一个区域龙头品牌把自己超过一半的产品都归为非大众产品来在当地市场上运作,是否能获得真正意义上的双赢深挖当地市场与消费者买账。

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17年全国31省事与地区人均消费的城市排名中,甘肃排在第27名,也就是倒数第四名。 一方面周围区域市场品牌对本地虎视眈眈,一方面本埠消费活跃度并非一片光明,如此单吊本土市场,难道不会是在走皇台曾经走过的路?编辑: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