肇庆农民承包林场经营环境令人堪忧

首页

2018-10-16

正是因为高岭土矿产开发具有较快的经济利益,所以吸引了不少投资商敢于冒险,甚至不顾法律底线。

肇庆市端州区华昇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和股东白某某就是一个典型事例(申办开矿手续存在猫腻,另叙)。 这个白老板有钱,关系多势力大,乡镇干部像他的马仔,可以随意调遣,公安民警都听他的!当地知情群众心里有一杆秤,平时都不随便议论。

日前,记者一行来到崇山峻岭、郁郁葱葱的河台镇尚德村,走访了当地村民。

2018年1月8日,华昇公司安排挖掘机进入我方承包的山林地强行毁坏我方种植的苗木,损失30多万元,我方就此事已向河台派出所报案,可是至今没有任何处理回复!面对记者,守护山林的麦姓农民有些激动和不安,甚至有些胆怯。 这位白某某真的神通广大。 2018年3月28日,白某某再次安排挖掘机进入河台镇尚德村农民承包的山林进行施工作业,守林农民麦火金、梁明珍和梁浩朝等三人在现场向施工方告知该地是承包山林,提醒对方不能非法作业。

在口头劝告无效的情况下报了警,等待警察处理。 但是河台公安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后,不分青红皂白,在派出所长莫某某的亲自指挥下,民警们强行守护山林的三位农民进行抓捕,从治安拘留到刑事拘留,4月28号才无罪释放,整整关押31天。 2018年4月2日,还是这位公安派出所长莫某某带队,将看护林场的负责人陈木旺(和律师一同到看守所看望被抓农民时)抓走,关押了26天。 公安部门刑拘的理由是,守护山林的农民阻止开矿,就是触犯法律,被定性为寻衅滋事罪名。 在我们这个落后的山区,谁的势力大,谁的身后有人,谁就有理!当地农民针对山林承包人被抓被关押的无理事件,感到愤愤不平。 什么情况下构成寻衅滋事罪?关于该罪的相关法学知识,记者专门拜会了广州某知名律师事务所。 一位资深律师告诉记者,寻衅滋事罪是指在公共场所无事生非、起哄闹事、殴打伤害无辜、肆意挑衅、横行霸道、毁坏财物、破坏公共秩序,情节严重的行为。

刑法第293条规定,有下列寻衅滋事行为之一,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一是随意殴打他人,情节严重的;二是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情节恶劣的;三是强拿强要或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务,情节严重的;四是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 律师解释说,本罪的构成条件,尤其是犯罪客体,业界一致认为社会秩序就是公共场所秩序或公共秩序,本罪侵犯的客体就是公共秩序。 关于肇庆市河台镇陈木旺等四位农民在自己守护的林场被公安民警认定为寻衅滋事、实施拘留或刑拘等强制手段的事实经过,律师认为比较荒谬。

律师不解地说,几位守护承包林场的农民,处在自己的工作岗位,劝告他人(相邻开矿工人)侵入,行为所在地不是公共的,何况被劝告的矿工与劝告的农民之间,没有争吵,没有肢体冲突,谈何寻衅?谈何滋事?更没有出现严重后果。 律师认定,在农民承包地拘留无辜的农民,存在滥用公权。 林场遭遇人为破坏令人堪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