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法》实施在即 几家欢喜几家愁? 消费者将享更多保障

首页

2018-11-11

  浙江在线10月30日讯(浙江在线记者吴越方涛实习生王烨)近日,杭州海关从一名入境旅客随身行李中查获未向海关申报的30件MONCLER牌羽绒服、3双GUUCI牌皮鞋,购物小票显示商品总价近7万元。 截至发稿,事件正在进一步处理中。 对此,网友众说纷纭,有些认为是“电商法提前试水”,声援“支持严查!”;有些则认为“旅客携带个人物品入境应当数量合理,超出免税限额部分该主动向海关申报缴税。 ”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以下简称《电商法》),距离元旦正式实施仅剩两个月时间。 这是否预示着“个人代购”时代的终结?跨境电商即将迈入健康发展的“春天”?浙江在线深入采访,对《电商法》实施将带来的诸多变化和影响进行调查。

  “个人代购”时代的终结者?  “有个行李箱就能做代购,辛苦5天赚一万块,门槛不高还能赚钱。

”“你永远不知道朋友圈里谁是下一个代购。 ”事实上,当今已经进入全民代购时代。 记者在朋友圈看到,有在日本直播护肤品的,有定居加拿大当起职业代购的…她们手推行李箱,游走在各国商场、超市和打折村。   据新民网报道,“十一”前夕,上海浦东机场所有入关旅客开箱排队等待过机审查,仅一个航班就有百名旅客被海关拦下补税,“三盒面膜补缴200多元”“10只唇膏补缴1800元”……众多代购在被查之后自嘲:白天直播免税店,晚上直播罚款。   “过机审查排起百米长队。 ”台州人“小萌”看到浦东机场的过关视频,至今都觉得后怕。

她从事日韩化妆品代购,经常在浦东机场进出海关。

《电商法》的落地执行力度还未知,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增加的税务成本会让代购失去价格优势。

“代购的日子怕是要过到头了。 ”她说。

  舟山籍留学生小余,已经在英国从事了两年多代购。 新规颁布后,将明确规定代购必须持有采购国和中国双方的营业执照。 此外,从事奶粉代购者将需办理销售奶粉所需的行政许可。 她表示“留学生身份无法申请采购国的营业执照,不会冒险违法,肯定是要转行的。 ”  “其实从事代购工作并不好做,赚钱少、风险大。

”杭州籍留学生小王和记者感慨,“《电商法》实施后‘人肉’奢侈品回国肯定是不行了”。

她说现在代购一个价值万元的奢侈品包,“人肉”带回大约能赚800元。 “一旦遇上关口补缴税,这趟生意肯定是赔大了。

”这是小王最大的顾虑。

  在本法实施细则和执行力度尚未明确之前,大多数代购表示担忧。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上海亿达律师事务所律师董毅智律师认为,《电商法》规定电子商务经营者应当办理市场主体登记,且依法履行纳税义务,这意味着个人代购的时代即将终结,未来代购市场将只剩企业运营主体。

  合规跨境电商迎来更多商机  《电商法》的出台,我国电商行业将进入“有法可依的”阶段。

这意味着,作为消费者采买海外产品的重要渠道之一的跨境商贸企业,将受到严格监管。   “进口商品质量参差不齐,有部分产品(比如奶片、红酒),专门定制销往中国,不需要提供资质证明。

”长期参与电商界的质量管理研究和标准制定者、中国计量学院经管学院质管系主任王洪涛介绍,部分跨境电商担忧将难以在“灰色地带”继续生存。

他认为,《电商法》从短时期看是行业阵痛,从经济全球化角度看会带来更多机会,守法的跨境电商越来越赚到利益,不守法的会被淘汰出局。

  “朝思暮想的合作对象,谈了几年都没成功,这几天竟主动上门要求加盟。

”宁波保税区三叶草进出口有限公司负责人胡家彦直言,这正是即将实施的《电商法》为他带来商机,属于重大利好!  近日,一个4000人规模的海外代购团队认识到《电商法》正式实施后“必须要有合法资质,但目前并不具备。 ”因此,他们主动加盟胡家彦公司,成为名正言顺的“买手”。

胡家彦认为,《电商法》实质上是促进电商行业有效分工,“买手”是跨境电商链的其中一个服务商,而跨境电商平台对“买手”来说是个很好的载体。

  “市场越规范,对我们越是有利。

”云集电商平台,跨境电商贸易占总业务额十分之一,相关负责人表示非常期盼《电商法》实施,希望今后市场上进口商品假货泛滥、打价格战等问题得到缓解。

她表示:“我们会一直关注《电商法》实施后的新政策,把质量责任放在首位,将启动商品溯源等机制,更好地配合电商法执行。 ”  消费者将享更多权益和保障  “国外代购实在太多了,同一款奶粉差价50元很常见。

”杭州市2岁宝妈张女士说,虽然承诺国外直接发货,但是快递动态是否真实无法辨别,她觉得,当下的朋友圈代购好比是一场“赌博”,赌彼此的信任,如果赌输了谁来买单?买卖双方缺少一把“保护伞”,而《电商法》明确责任主体,增加了安全性。

  “如果网购购买到质量不合格商品,我到底是应该只告卖家还是将平台一起告上法庭,卖家和平台各自应该承担多少比例的责任,这在《电商法》出台之前比较模糊。 ”北京盈科(杭州)律师事务所律师邵斌认为,《电商法》颁布后责任划分非常明确。 它的意义相当于我们的消费法一样,消费者在消费维权的过程中,商家承担多少责任、消费者承担多少责任、平台承担多少责任都是非常明确的。   此外,《电商法》正式实施后,部分商业行为被明令禁止。

网购收件时,我们常会收到温馨提示“亲,给个五星好评,返2元红包。 ”这类行为最高可被罚50万元;其他还有平台不得将搭售产品作默认选项,最高也将面临罚款50万元罚款等。

  《电商法》赋予了消费者更多权益和保障。

对此,记者专访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上海亿达律师事务所律师董毅智律师,他认为最关键保障了消费三个权益:首先是个人隐私得到更好保护,电商法中对于个人隐私保护做了个较为系统的规定,贩卖用户隐私信息的行为无论从《电商法》还是《刑法》角度都将受到惩罚;其次是整治逃税行为。

跨境电商行为中的税收将越来越严格,审查以及惩处都是可以预计的事情;还有对于长期诟病的“竞价排名”问题,电商法规定应当做到“显著标明”,若没有做到将被按《广告法》予以处罚,至少在立法层面,这一行为是被纳入整治范围是极大的进步。